彩乐网

  • 润本股份冲刺“驱蚊第一股”胜算几何

产品中心

当前位置:彩乐网 > 产品中心 >

润本股份冲刺“驱蚊第一股”胜算几何

发布时间:2022-08-03 15:5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54 字号:

  润本股份冲刺“驱蚊第一股”胜算几何

  羊城晚报记者 丁玲

  蚊虫频繁出没的夏季,在驱蚊产品上市热销成为居家出行必备产品的同时,卖驱蚊产品的公司也准备上市了。作为广州本土日化企业,润本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日前递交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开启上市之旅,冲刺“驱蚊第一股”。

  招股书显示,润本股份主营驱蚊类、个人护理类产品,目前已形成驱蚊产品、婴童护理产品、精油产品三大产品系列。2019-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78亿元、4.42亿元和5.82亿元,2020年和2021年增长率分别为58.96%和31.46%。

  不过,相比于贝泰妮、珀莱雅、上海家化等动辄几十亿元销售额的日化龙头企业,润本股份还存在营收规模仍然偏小、渠道布局过度依赖线上等问题。此外,作为典型的家族企业,兄弟姐妹都从事同一领域业务或造成同业竞争、多次出现向关联方资金拆借等财务内控不规范问题,也为此次润本股份闯关IPO增加了不确定性。

  驱蚊为主三条腿发力

  润本股份最初是一家夫妻店。2006年,“70后”夫妇赵贵钦和鲍松娟创立了驱蚊品牌润本。彼时,六神、超威、榄菊等驱蚊品牌经过数年发展,已进入跑马圈地的阶段。

  成立之初,公司主要从事OEM生产模式,即为各品牌进行贴牌加工,后来设立了自有品牌。在这个阶段,公司以线下经销模式为主。

  2010年前后,电商发展如火如荼,润本股份也嗅到了商机。公司在天猫开设了首个线上直营店铺,逐步切入主流线上流量入口;2013年,为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公司购入了黄埔生产基地,开始丰富产品结构。与此同时,公司进驻了京东、抖音、唯品会、拼多多等电商平台,进一步拓展线上销售渠道。

  成熟的驱蚊产品市场孕育出六神、超威、雷达等龙头企业。与这些主打驱蚊效果的传统品牌不同,润本股份抓住消费者对温和性、便捷性和个性化产品的需求,推出驱蚊喷雾、电热蚊香液、电热蚊香片等新一代驱蚊产品。

  不过,由于蚊子多出没于夏季,驱蚊产品公司的收入具有很强的季节性,润本股份也不例外。近三年,公司在第二季度的收入分别为1.31亿元、2.21亿元和2.66亿元,分别占比47.12%、49.87%和45.66%;三季度次之,所占比例分别为28.29%、28.80%和28.41%。

  为减轻季节收入不平衡带来的风险,润本股份选择扩充产品结构,从2019年至今,润本股份逐渐将产品线从驱蚊系列拓展到婴童护理系列和精油系列,推出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多种类产品。

  而这一扩充操作还在进行之中。根据招股书,润本股份计划对广州生产基地进行扩建,以此提升公司婴童护理系列和精油系列产品的自产产能,这一项目也是公司的募投项目之一。

  实际上,得益于年轻一代父母对品质生活的追求,中国的婴童护理市场处于快速增长阶段,2019年增长率达到15.90%,2020年也有10%。这也是为何润本股份的婴童护理系列产品份额占比不断增加,从30.58%增至37.24%,几乎与驱蚊系列产品齐头并进。

  目前,润本股份的营收结构呈现出“驱蚊为主,三条腿发力”的情况,驱蚊系列产品收入占比近40%,精油系列也有近四分之一的份额。

  过度依赖线上渠道

  不过,即使拓展了产品品类,润本股份面临的市场竞争环境也并不乐观。

  从产品本身来看,在国内,婴童护理和精油都是充分竞争的领域,可谓是强者云集。除强生、贝亲等国际知名品牌以外,国内品牌红色小象、启初、珀莱雅、贝泰妮都占据了一定的市场。在这样一个同质化严重的行业,润本股份要想脱颖而出,还需要拿出更多差异化的产品。

  另从渠道来看,如何加大线下渠道的布局也是亟须解决的问题。尽管润本股份以线下经销起家,却很能把握流量风口的所在。品牌成立仅四年,润本就开始布局线上渠道,又经过十年后发展成为驱蚊产品的线上销售大户。2019年至2021年,公司在天猫平台的蚊香液产品销售额占比分别为17.14%、16.42%和18.32%,连续三年排名第一,2020年和2021年则在京东“618”活动中排名前二。

  润本股份对线上渠道十分依赖,2019年至2021年线上渠道对公司营业收入的贡献度分别为74.77%、78.73%、77.72%,接近80%。

  尽管润本股份表示未来将加大对线下渠道的布局,但在竞争对手已经抢占了大部分线下市场的情况下,要想开拓出一片天地并不容易。

  同业竞争问题较突出

  从持股情况来看,润本股份可谓彻彻底底的“家族企业”。兄弟姐妹都从事同一领域业务,是否会造成同业竞争也为此次润本股份冲刺IPO增加了不确定性。

  公司控股股东为卓凡投控,持有公司52.45%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赵贵钦和鲍松娟夫妇两人,两人直接或间接控制公司85.38%股份,分别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董事兼副总经理职务。

  同时,两位实控人的多位近亲也持有公司股份。如自然人股东赵汉秋为赵贵钦之父,自然人股东鲍新专为鲍松娟之兄。作为近亲持股平台,卓凡承光持有润本股份6.23%的股份,其股东包括林子伟、赵佳穗、赵佳莹、赵贵钦四人。

  需要注意的是,除上述持有股份的近亲外,其他近亲虽与润本股份在股权上切割得十分彻底,但多位近亲旗下有同样从事母婴日用品和驱蚊类产品业务的公司,主营业务及经营范围与润本股份极为相似。如赵贵钦之弟赵贵宣与配偶黄美卿两人旗下有着三家公司,分别是广州润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市卡森贸易有限公司和广州贝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公司主营业务均为母婴日用品、化妆品及驱蚊类产品;赵贵钦之弟赵贵波与配偶赵美龙实控广州市贝润婴幼儿用品有限公司,公司从事驱蚊类产品和婴儿护肤业务……

  兄弟姐妹都从事同一领域业务,未来是否有可能出现同业竞争?对此,招股说明书表示,上述公司“现有业务规模较小或无实际经营,与发行人在资产、人员、业务、技术、财务等方面保持独立,不构成同业竞争”。

  另根据实控人出具的《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如未来本人及本人配偶、父母、子女控制的企业与发行人构成竞争关系,本人将根据公司意愿,采取必要的措施解决同业竞争情形”。不过,承诺函中并不包括兄弟姐妹。

  频繁发生不规范交易

  此外,润本股份此前经营中还频繁发生不规范交易,既存在过大额关联交易,又持续存在第三方回款。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度期初,润本股份曾向实际控制人赵贵钦、鲍松娟及董事林子伟拆借资金共计6687.39万元。这一金额相当于当年营业收入的24%,是当年净利润的1.87倍。公司称,拆借出于临时性资金周转需要。

  此外,润本股份存在大量第三方回款的情形,均来自于线下的非平台经销业务。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间,润本股份第三方回款的金额分别为2187.72万元、712.46万元和1003.34万元。

  润本股份解释称,第三方回款主要系部分客户出于正常经营需要、付款便利性考虑,通过其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主要股东、员工等进行回款;所涉交易均为交易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均具备商业实质;不存在因第三方回款事项导致的货款权属纠纷。

  通常情况下,第三方回款会被交易所重点关注,涉及问题包括真实性,是否存在虚构交易或调节账龄,形成的原因、必要性及商业合理性,与第三方回款的支付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安排,是否存顾货款归属纠纷,资金流、实物流与合同约定及商业实质是否一致等问题。



Powered by 彩乐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